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南海 > 特别关注
天下玉·平洲器是这样炼成的
既能“闯天下”又能“纳百川”
发布时间: 2019-07-09 08:47:14  发布人: 珠江时报

扫描二维码

收藏本页面

    “天下玉·平洲器”,这句话南海人耳熟能详,但却鲜有人知道,这句话是怎么来的。

    其实,这缘于2009年10万元奖金征集“平洲玉器”标志设计和广告语的一场自我营销,当时短短两个月内征集到6000多份作品,“天下玉·平洲器”脱颖而出。2010年11月3日广佛地铁开通时,地铁站台中的桂城城市形象系列广告中,“天下玉·平洲器”广告语十分引人注目,之后这句话便口耳相传,远近闻名。

    事实上,“天下玉·平洲器”短短六个字,高度概括了平洲玉器的特点和气质。平洲不产玉,是农民洗脚上田开启了玉器加工之路,但平洲玉器产业的气质却非“小家碧玉”型,而是有一种敢“闯天下”、能“纳百川”的“大家风范”。

    也正因代代传承的开放、自律和冒险精神,让平洲从一个小乡村,经过40多年的发展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缅甸翡翠毛料集散地、我国四大玉器市场之一、三大缅甸翡翠加工生产批发基地之一,集聚了三千多家商铺、近千家加工厂和两万多名从业人员。

 

■平洲玉器珠宝文化节的翡翠时尚秀。

 

    “农民玉器人”的开放胸怀

    平洲不产玉却聚“天下玉”

    上世纪七十年代,平洲玉器产业在平东村起步时,就有了“广佛同城”的影子。

    当时在计划经济时代,村民没什么收入,富余劳动力无处安置,一次偶然的机会,平东墩头村生产队队长陈锐南带领平东村民接了一单耳扣加工生意,这张订单来自广东省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开启了平州玉器加工之路。

    1972年,陈氏三兄弟陈广、陈作荣、陈锐南开办了平洲第一家玉器加工厂——墩头玉器加工厂,点燃了平洲玉器加工之火。加工厂以“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每周请南方玉雕厂的师傅过来指导,培养出近50个徒弟。这50人就像种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平东墩头村的玉器厂开始承包到个人后就自立门户,之后这里逐渐长成了以家庭作坊模式为主的近千家玉器加工厂的“森林”。

    “当时主要是承接广东省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玉器外加工业务,产品卖到港、澳、台等地,为增加国家外汇作了贡献。”平洲老玉器人陈沛英是玉器大师陈作荣的弟子,他还记得在首批玉器人赚到“第一桶金”后,就有了“闯天下”的想法,开始组团到中缅边境的云南买玉石,玉器产业也由最初的单纯加工延伸到了批发环节。

    渐渐地,这里的玉器产业声名鹊起,与国内的广州、揭阳、四会形成了翡翠成品批发市场四足鼎立的局面。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随着玉器产业规模越做越大,当时的平洲镇政府把平东大道辟为平洲玉器街,平洲玉器的声誉开始传播到广州甚至东南亚,许多港、澳、台游客慕名而来。“现在玉器街有八九成玉器人是从外地来的,一到过年他们回去后整条街都空了。”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李铭恩说。

    “为什么我们不是出产地,却做得这么大?跟第一批玉器人有关,他们没有排外思想,欢迎全国各地的人进入。”陈沛英说,本地的玉器人一开始就有包容的心态,“有生意,大家一起做,才有规模效应,才能把市场做大,靠我们自己小打小闹是不行的。”

    桂雪玉器负责人叶桂洪,人称“桂叔”,就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下海”从和顺到平洲开厂的。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接触玉器加工和经营,师从香港师傅学习玉镯加工,他将香港先进的玉镯加工技术引进来,生产效率翻了几倍,对平洲成为“中国玉镯之乡”功不可没,因此也被业内后辈称为平洲玉镯半机械化加工的鼻祖。

    这批玉器人还把眼光放到了更远的缅甸,“1997年,缅甸封锁玉石出口,原石进不了云南,当时我们又没办法去缅甸买玉石。”长期跟港商打交道的桂叔和几个平洲玉商从中运筹帷幄,游说缅甸的采矿公司将原石从缅甸出口到香港,再转进口到平洲,打通了缅甸-香港-南海港的玉器“海上黄金走廊”。这一新航路的开辟使得玉石源头与用户开始衔接,至此,平洲玉器成功整合了加工、批发、集散等中上游产业链。

    缅甸玉石引进来了,平洲玉器人又动起了缅甸玉石公盘的主意。“当时每次有玉石回来,大家一拥而上,有些人看中一块石头,坐在石头上赖着不走,有点强买的意思。我们觉得不公平,不如学缅甸公盘,通过投标形式公平竞争。”桂叔说。

    2003年7月,参照缅甸公盘,照葫芦画瓢,在平洲举行了第一场玉石投标交易会,没想到大获成功,好评如潮。不同于缅甸公盘一年两次,平洲玉石投标交易会近三年每年均超过16场,平均每场参与交易的会员少则三四千人,多达五六千人,改变了玉石集散地的版图,延伸了产业链条,为当地引来了巨大的玉器店铺需求,带来了长盛不衰的人气。

    如今平洲有9个玉石投标交易场,每年原始交易超万吨,全国70%的翡翠都是从平洲出去的。平洲玉器街也就这样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乡村,一跃成为了全国最大的缅甸翡翠毛料集散地。

 

■玉雕作品。

 

    “天下玉 ·平洲器”的自我修炼

    “平洲玉器”有美誉度还要有知名度

    “满大街都是卖玉器的,怎么鉴定是不是真的?”“在平洲玉器街任何一家店铺,你说明要买A货但是买到了B货,可以来找我们协会。”面对记者的疑虑,平洲珠宝玉器协会工作人员刁秀玲却敢这样“打包票”。这不禁令人好奇,她的底气从何而来?

    梳理平洲玉器街发展历程,也就解了疑惑:这里的人拥有强烈的品牌意识。他们也曾集体迷失,但他们知道品牌的重要性,面对危机,他们启动自我保护机制,加强行业自律,推动诚信建设,维护品牌形象。不仅如此,他们还会适时自我包装,在打好品牌基石和信誉的基础上,大力提升“平洲玉器”的品牌影响力。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平洲人就曾集体迷失过。那时,平洲玉器街的私人作坊如雨后春笋般“疯长”,但正如陈沛英所说:“那时的平洲玉器街就像一盘散沙。”由于行业自律的缺失,以次充好、强买强卖等现象频现,平洲人自砸了“诚信”招牌,平洲玉器市场迎来寒冬。

    为整顿行业乱象,2001年,“老行尊们”发起的“草根协会”——平洲珠宝玉器协会成立,“协会成立初期,我们要自掏腰包维持运营,我就投入了7万元‘私钱公用’。”陈沛英说。

    可喜的是,平洲珠宝玉器协会带领平洲玉器街走向了春天。成立以来,该协会制定了《平洲珠宝玉器市场交易行规》等规范性文件,建立“诚信经营联盟”,推进行业自律,并设置消费维权服务站,有专职工作人员处理投诉,调处纠纷案件,用“诚信”打造平洲玉器的“金字招牌”。

    与此同时,政府部门的引导和扶持,将平洲玉器街“雕琢”得更加精致完美。2004年,南海区制定了东西板块“两翼齐飞”的发展战略,明确了平洲的价值与地位;2005年,平洲玉器街搭乘城市“三旧改造”顺风车,改造成具有岭南特色的仿古街区;2014年,平洲玉器街成功创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发展成为一项产业链趋于完善的文化创意产业;如今,平洲玉器珠宝小镇已被纳入省级特色小镇培育库,计划建设为产业链齐全,集产业集聚、文化旅游、生态宜居为一体的玉器珠宝小镇,“平洲玉器”开启二次转型……

    “就全国来说,平洲是管理最规范的玉器市场,这离不开南海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平洲珠宝玉器协会建立的交易行规和会员制管理模式,这对市场的规范化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翡翠王朝·玉雕界联合创办人、运营总监罗惠烽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名牌也要多推广,好酒还需勤吆喝。”李铭恩说。早在10年前,平洲就出资10万元向社会公开征集“平洲玉器”的标志及其广告语,这场自我营销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最终,“天下玉·平洲器”这一金句出现在桂城、南桂路等广佛地铁站点,成为桂城城市形象的一张名片。后来,平洲玉器的广告还精准投放到多列高铁必经之地三山新城以及上海珠宝展、北京珠宝展等专业会展,进一步提升平洲玉器街的品牌形象。

    广东省雕刻艺术研究会副理事长李牧祥就是“慕名而来”的追梦者。2013年,他在平洲玉器街设立“李牧祥玉雕艺术工作室”,看中的就是平洲玉器产业的发展潜力,他表示,这里材料优势明显,区位交通、行业配套以及经营气氛也较好。

 

■平洲玉器街。

 

    “闯天 下”的传承与“迎天下”的试水

    玉器街开启“直播带货”模式

    潮起又潮落,新旧更替是行业常态,平洲玉器街亦然。奋斗至今,陈沛英、叶桂洪渐渐退居二线,不过有退潮落幕亦有冉冉新星,还是在这片土地,靠父辈荫泽的“玉二代”奋起传承父辈“闯天下”的传统,还有销售端的“弄潮儿”试水重构营销逻辑,广待“天下客”。

    “90后”玉器技艺非遗传承人罗卓炜是土生土长的平洲人,其父母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制售玉器,平洲玉器街是他童年的“游乐场”。在很长一段时间,他白天跟着母亲看店,晚上跟着父亲到玉石厂玩耍,玉石是他的“玩伴”,玉石切割声是入眠的“摇篮曲”。

    到了后来,玉石从童年“玩伴”变成了谋生“饭碗”。在成年那年,罗卓炜拜师玉雕大师王国清学习人物雕刻,沉淀4年后,2017年,他正式开启了“闯天下”的旅程,到揭阳学习戒面制作技艺,并进军玉石交易市场。

    一个“愣头青”独闯玉石交易市场容易吃亏,罗卓炜吃过亏也长了智。学艺归来后,他就想到跟年纪相仿的表叔搭伙干事业,两人一拍即合,首次尝试买玉石制成工艺品等出售,小赚一笔。

    这次成功经验让他们尝到了甜头,野心也更大了,他们将目光转向父辈的“冒险岛”——缅甸公盘。2018年,罗卓炜和表叔等4人远赴到缅甸买石,这也是他首次组团“闯天下”。

    组团买石、抱团发展,是现在平洲“玉二代”常见的合作模式。“这样做的优势是经验互补,资金流量更大,合作方式也很自由,大家搭伙买一块石头,投标前确认股份、处理方式等,看上了就加入。”罗卓炜说,首次组团他们筹得100万元买下一批石头。

    不过,本想大赚一笔的几人却被市场“泼冷水”。“市场不太流行这种玉石了,那批石头比较难处理。”这次经历让罗卓炜“蔫”了一段时间,但他很快又重振旗鼓,并于今年3月再次组团到缅甸买下90万元的玉石。“我觉得亏了就亏了,不要再留恋,下一次再拼回来。相较于偏向保守的父辈,我们更大胆,敢拼敢冲。”罗卓炜说。

    在玉器产品制作方面,像罗卓炜这样的“玉二代”也更能紧跟时代潮流、玩出新花样,制作诸如超级IP小猪佩奇形象的工艺品,他说:“我更注重满足消费者需求,消费者需要什么,我们就能雕什么。”

    摔一跤,又爬起来,罗卓炜仍在“闯天下”的路上摸索,而在玉器行业的销售端,也涌现出不少“弄潮儿”。

    “现在实体店经营困难,可能现售一个月都卖不出一件玉器,但是后辈在网上销售就能卖出,因为他们是面向全国市场。”叶桂洪说。

 

■雕刻师在雕琢玉器。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直播营销成为了玉石行业销售新趋势,平洲玉器街的实体商家也嗅到了商机,积极搭乘“电商班车”,玩出营销新境界,淘宝主播就是其中之一。

    “宝贝们看,这个手镯很润,只要14000元哦。”7月5日上午9时许,淘宝主播小艾在平洲玉器街的一家店铺内进行直播,开播后不久就吸引了3万人观看,只见她不停翻转手镯,用强光手电筒照射手镯显现成色,几分钟不到,一位淘主果断出手买下手镯。

    6月22日起,全国首家翡翠淘宝运营中心和佛山平洲珠宝行业淘宝直播基地相继落户平洲玉器街,为平洲玉器行业链接C端的不同群体。前者重点通过拍卖形式锁定高端客户,后者为入驻商家提供电商直播咨询、主播培训等一站式服务,并链接淘宝直播平台的技术优势和客户资源,保守估计有望实现日均超百万元的直播销售额。

    据统计,平洲玉器街从事电商销售的人员达3000人,可以预见,这一数字将会越来越大。

    不产玉的平洲,炼成了“天下器·平洲玉”,背后映射了南海草根经济的生存之道。可以说,平洲玉器街的成功,离不开平洲人敢拼敢闯与开放包容的天然基因,但打铁还需自身硬,平洲人在短暂迷失后很快重拾理性,像鸟儿爱惜羽毛一样维护“平洲玉器”品牌。如今,接力棒交到新时代的“弄潮儿”手上,且看他们如何续写平洲玉器的新篇章。

    文/珠江时报记者李华杨慧通讯员刁秀玲图/珠江时报记者刘贝娜

南海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南海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站内搜索 | 信息发布量统计 |
主办: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政府   承办:中共佛山市南海区委办公室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政务咨询投诉电话:0757-12345  通讯地址: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南海大道88号(南海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粤ICP备09102853号  公安备案编号:44060502000104   网站标识码4406050004
维护:佛山市南海区政务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