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务信息 > 党务动态
看“面子”探“里子”谋“路子”
发布时间: 2019-05-13 11:23:00  发布人: 区委组织部_Admin

扫描二维码

收藏本页面

浙江的乡村处处是风景,让南海党政代表团成员受到启发。

 

  “大家都说一说,你理解的‘枫桥精神’是什么?”5月9日晚上八九点,从诸暨市开往桐庐的一辆大巴上,一场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头脑风暴式“大巴会”热闹进行中,大家围绕“什么是‘枫桥精神’”“乡村振兴如何应用‘枫桥精神’”各抒己见。

  这是佛山南海党政代表团赴浙江考察学习乡村振兴的一个画面,3天浙江行,南海党政代表团看“面子”,探“里子”,谋“路子”。这样的“头脑风暴”穿插在3天10多个考察点的行程缝隙中,还以早餐会、晚餐会、座谈会等形式进行,足见这群来自珠三角的“学生”的求知精神和急于求变的紧迫感。

  佛山南海是珠三角经济模式的典型代表,改革开放以来,以土地、人口等为生产要素,走出了以工业化推动城市化的道路。走到今天,乡村振兴之路该往何处走?浙江是长三角经济模式的代表,也是当前乡村振兴战略的先行示范区,其经验是否可复制借鉴?这已是南海党政代表团第三次到浙江考察学习乡村振兴,甚至南海区有些镇街已多次组织北上浙江,在看、听、问、思中,越来越多的共识在形成。对标先进,南海的乡村振兴究竟有哪些新期待?

  看“面子”

  猪圈变茶吧的震撼

  南海首场硬仗是今年全面消灭脏乱差角落

  看惯了珠三角城、村、工业园犬牙交错的面貌,再到浙江看到白墙黛瓦的民居整齐划一、村前屋后花繁树绿,没有办法不被震撼。“处处是美景,处处像风景画。”这是大沥镇委书记刘浩文的感受。桂城街道党工委书记麦绍强也不例外:“我这次拍的照片,比我去旅游拍的还要多,真的很震撼,像走进欧洲乡村一样。”

  浙江的“面子”,是自2003年开始启动的“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的效果,迄今16年来,浙江初步实现了乡村全域景区化。3天行程中,随意扫描一个细节,都可以窥见一二:余杭塘栖镇把养猪场、养羊场升级为湿地公园;桐庐荻浦村则把几十年前的牛栏、猪栏,打造成“猪栏茶吧”和“牛栏咖啡屋”;桐乡荣星村深入开展“人人成园丁、处处成花园”行动,村民的屋前屋后,竹篱笆、木栅栏围着菜园子、小花圃……

  浙江的乡村处处是风景,让南海党政代表团成员受到启发。

  “人家能把养猪养羊的地方改造升级为湿地公园,让我们更有信心了。”丹灶镇委书记张应统表示,接下来丹灶的乡村振兴要做好大策划、大整治、微细节、微改造。

  看到竹篱笆、木栅栏围着的菜园花圃,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黄志豪也竖起了大拇指:“南海的村庄里大量使用花岗岩、不锈钢等工业材料,成本高,没有乡土味,要给村里一些指引,不要作无谓的铺张浪费。”

  对于南海而言,乡村振兴的首场硬仗就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今年南海各镇街的“三清三拆三整治”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黄志豪要求,今年一定要做到南海每个角落都解决脏乱差问题。

  探“里子”

  浙江经验的内生动力

  “党建引领,共同缔造”是乡村振兴的关键

  此行走过的11个村庄,村村都干净整洁,处处都是小风景,乡村振兴形成“全景画”。“面子”背后,究竟是什么在发挥作用?

  在荣星村的路边,竖着党员责任包干区的牌子,上面写着党员姓名,并标明责任,如包干区杂草清除、卫生保洁,让党员督促清洁工保持区域卫生;在桃园村文化礼堂里,一张张长椅子靠背处,写着“家风家训”“枫源白话”,细节中润物细无声;在丁河村,这里村民祖辈用鱼鹰捕鱼,从这一传统的劳动方式中得到了灵感,现在的丁河村总结出新时代的“鱼鹰精神”——潜下去、摸上来、抓落实……

  “他们是规划先行,将山水田林进行统一规划,整个村庄民居设计都有一套标准,才有这样的效果。”里水镇镇长麦满良表示,要进一步加强规划设计,统筹整合资源,推动里水乡村振兴。

  “我感受到这里的乡风文明,每村都有村风家训。在人居环境整治中,村民都有动力去参与,主动出钱出力,自觉遵守村规民约,主动推动乡村振兴。”麦绍强说,桂城将重新启动文明家庭、文明村的评比,建立约束激励机制,进而提升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

  “从村头到村尾,从公共场所到家庭住户,时时能感受到党的影响力,处处体现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这点特色非常明显。”黄志豪说,特别是考察学习了“枫桥经验”后,更是受到启发,当前南海在推进乡村振兴工作中,碰到的一个难题就是“政府在干,群众在看”,“这就是没有发动群众,没有让他们心服口服。”

  南海区委常委郭家新也认为,乡村振兴治本要“攻心”。黄志豪表示,要将“枫桥经验”的发动群众、说理斗争应用到乡村振兴实践中,坚持党建引领,发挥党员带头作用,全面发动群众参与,实现共同缔造,这是南海乡村振兴的关键。

  “怎样加强基层党建,关键是人的问题,关键是‘头雁工程’村书记这一层的问题,要设立激励机制。”南海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潘伟华还建议,要在最急难险重的地方锻炼干部,可以从区直机关挑选精兵强将下沉基层做乡村振兴工作。

  狮山镇委书记林健十分赞同:“这里的党建引领做得非常好,任何工作的推进都体现了党建,这不是一句空话,我们乡村振兴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思想问题,要把‘上热下冷’变为上下同心,就要抓好群众的思想教育。”

  谋“路子”

  南海与浙江路径不一

  南海要走城乡融合的乡村振兴之路

  看了“面子”,探了“里子”,南海党政代表团也在思考谋划南海乡村振兴之路。改革开放40年来,珠三角经济发展模式下的典型代表南海,以“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粗放式发展模式,形成了城、村、工业园犬牙交错的城乡格局,乡村振兴之路该怎么走?

  “南海理论上已经没有地理意义上的纯农村了,所以我们第一要做的就是定位,浙江的道路还是南海的道路?”九江镇委书记徐永强认为,南海可以学香港的城市功能分区,在南海东部城市化,在中西部乡村禀赋比较好的地方采取不同的策略,因地制宜。

  村庄自然禀赋好、外来人口较少、村集体经济不强、城乡肌理清晰,这是浙江的村庄特点,与南海的特点不同。认识到不同,也渐渐清晰了南海乡村振兴治理无法全盘复制浙江经验。“大沥建成区80%,外来人口多,正处于城市转型和产业转型的关口,因此,大沥的乡村振兴之路一定是城市更新之路,是产业升级之路,这两个一定要坚守。”刘浩文表示。

  黄志豪强调,南海的乡村振兴目标就是探索城乡融合的乡村振兴新路子,要发挥镇村经济发达、公共服务均等、广佛同城区位优越等优势,正视村级工业园多、城乡规划滞后、基层治理任务重等弱项,用城市建设促进乡村振兴,通过乡村振兴促进城镇化建设。接下来南海将进一步对乡村振兴一系列的制度进行创新,把乡村振兴这篇大文章做好。

  在做好文化振兴文章上,南海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黎妍认为,南海要加强文化元素的提炼和宣传,可以引进专家团队做提炼工作,更生动地讲好南海故事。“乡风文明才是乡村振兴的最高形态。”张应统认为,南海不缺文化,关键要有大策划,要梳理、挖掘、呈现好南海历史元素和“威水史”。

  “文化是最终的竞争力。”南海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局长梁惠颜认为,全区文体设施的布局需要有统一的规划,而在“美丽经济”的发展上,南海西部可以发展连片民宿,东部可以发展休闲艺术社区。西樵镇镇长杨明认为,在把古村落保护好、挖掘好的同时,最重要的还是产业振兴,要引进高端服务业、旅游业、文创产业,找到乡村振兴内在、持久的源泉。

  文/图珠江时报记者李华 通讯员关晓平 张卫强 曾彪

千年古郡·幸福南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千年古郡·幸福南海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站内搜索 | 信息发布量统计 |
主办: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政府   承办:中共佛山市南海区委办公室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政务咨询投诉电话:0757-12345  通讯地址: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南海大道88号(南海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粤ICP备09102853号  公安备案编号:44060502000104   网站标识码4406050004
维护:佛山市南海区政务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