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名人》系列:陈子壮—碧血丹心薄云天

来源:南海历史文化丛书《南海名人》 访问量:- 发布日期:2021-10-09 10:16:06

陈子壮.jpg


  岭南名士陈子壮(1596—1647),字集生,号秋涛,谥号文忠。南海沙贝村(今广州市白云区石井镇沙贝村)人,是明代著名的诗人、书法家、抗清英雄,为明末“岭南三忠”之首,其活动足迹遍及广州城乡及岭南诸地。


  陈子壮的父亲陈熙昌是个饱读诗书的进士,在朝廷做过官,母亲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伯父陈熙韶在广西思恩府当知府。因此,他自幼即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四岁能文、七岁能诗,有神童之称。

  陈子壮少年聪慧,一年中秋节晚上,父亲陈熙昌在官邸的花园宴客赏月。其时天色朦胧,薄云遮月,一位在陈家赴宴的嘉宾颇感遗憾,便信口吟出两句诗:“天公今夜意如何,不放银灯照碧波。”年仅七岁的陈子壮听罢,即随口应道:“待我明年游上苑,探花因便问嫦娥。”话音一落,赢得满堂喝彩赞叹。更为巧合的是,时隔16年后,陈子壮果然高中探花,成为传诵一时的佳话。

  1625年,陈子壮出任浙江乡试主考官。时值权奸当道,奸贼魏忠贤等把持朝政,曾想笼络他。魏忠贤新修府第,请他题写“元勋”二字的匾额。陈子壮生性耿直,对此极为反感,便推辞不写。他还撰文《论历代宦官之祸》论述和揭露历代宦官之祸,进呈给皇帝。魏忠贤自然十分痛恨,大怒:“何物陈子壮,竟敢逆我意!”随即派党羽搜集陈子壮在浙江主持乡试时所言“庸主失权,英主揽权”等话语,将其意歪曲为诽谤皇帝。昏庸的天启皇帝竟然偏听偏信,罢免了陈子壮父子的官职。

  后天启皇帝驾崩,思宗朱由检即位,魏忠贤迅即垮台。陈子壮得以复出,恢复了左春坊左谕德的官职。但到任两个月后便因父丧匆匆南归,丁忧服满回京,升礼部侍郎兼侍读学士,充经筵日讲官。每当在群臣满座的殿堂中开讲,陈子壮总有治国安邦的滔滔宏论,君臣皆为之击节叫好。

  1636年,崇祯皇帝为了罗致人才,进一步扩大朱姓宗室的势力,下诏“凡宗室中如具文武才智者,许改秩授职”。所谓“许改秩授职”,即允许不经正当途径做官,而做官就意味着增加俸禄、进而增加财政开支。而且当时藩王、宗室的权力已经很大,严重影响到各级官员的行政效率。深知“许改秩授职”之害的陈子壮上书千言,请求皇帝收回成命。此举激怒了众藩王,合伙诋毁陈子壮,指责他离间皇族。没有主见的崇祯皇帝便下旨刑部,以“非祖间亲”的罪名将陈子壮投入监狱。身陷囹圄将近半年,陈子壮经群臣营救而出狱,黯然黜职归乡。

  在广州白云山九龙泉,陈子壮修建云淙别墅,集杜甫诗句在门外自书一联:“天下何曾有山水,老夫不出长蓬蒿。”又与其弟陈子升及黎遂球、区怀瑞、曾道唯等12人修复南园诗社,世称“南园十二子”,终日吟诗唱和。翌年,陈子壮在禺山书院授徒讲学。

  1643年,广州及邻近数县发生大灾荒,粮价高涨,广州城内乞讨者日渐增多。陈子壮不但自己出资,还四处奔走筹款,组织救济。他在城内分区设点,每天向饥民施粥。据《广东通志》记载,数千人因得到他的救济而存活下来。

  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祯皇帝自缢,清军很快占领了北京。不久,明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称帝,号弘光,任命陈子壮为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

  京师失陷的消息传到广州,陈子壮悲痛欲绝。他马上组织义军,操练兵马,次年率师北上,准备赴任保卫福王。到达芜湖时,南京已经失陷,马士英带着皇帝潜逃,不久,君臣均被清兵俘获,陈子壮只好退兵回广州。

  陈子壮在广州捐资倡议,不断招兵买马,扩大力量。陈子壮虽是书生出身,投笔从戎,但他熟读兵书,行军布阵颇见兵法之妙,出兵作战时常身先士卒。在广东转战两年,挫败过不少强敌,因而有粤东儒将之称。1646年,丁魁楚等一班明朝旧臣在肇庆拥立桂王朱由榔为帝,史称南明永历皇帝。这时陈子壮驻守九江,永历帝封他为东阁大学士,兼吏兵礼三部尚书,督办广东、福建、江西、湖广军务。

  广州城陷后,陈子壮和弟弟陈子升毁家纾难,捐资募兵,在南海九江举旗誓师。他和陈邦彦、张家玉等义军,在广州城郊、增城、清远、高明一带互为犄角,狙击清军。后来这三人被后人称为“岭南三忠”。他们又会集舟师六千余乘战船进攻广州,可惜因城中内应失误,谋泄事败。这一仗,陈子壮的大儿子壮烈捐躯。后来,清军分兵攻打九江及高明城,陈子壮退至高明,率全城军民昼夜登城防守,清军屡攻不下,便偷偷地掘地道入城,放炸药引爆。城破,陈子壮及其幼子被俘,随后被押回广州。

  明朝降将、清总督佟养甲,以杀害陈子壮的幼子相要挟,妄图逼迫陈子壮变节。陈子壮却宁死不屈,说道:“权操手,不在子壮。”佟养甲逼降不成,恼羞成怒,想了一条杀一儆百的毒计,将陈子壮处以惨无人道的“锯刑”,即将人从头顶向下,锯成两片。但因人的躯体晃动,无法锯下去。据说,当时陈子壮已成为一个血人,对刽子手高喊:“蠢材,界(锯)人需用木板也!”刽子手才领悟用锯行刑的方法。至今“界人须用板”的典故仍在广州父老当中流传。行刑时,佟养甲“遍召广州诸绅,坐堂上观其受刑以惧之”,还凶恶地问道:“诸公畏否?”可是陈子壮依然骂不绝口,壮烈牺牲。

  据传,陈子壮的骸骨后由广州大佛寺僧人慕义装殓,火化为灰,安放于僧房的地下室之中。

  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剧作家黄锡龄根据陈子壮的事迹,写成大型历史剧《血染越王台》在各地上演。近年广州市文物管理处在沙贝村陈家祠建立陈子壮纪念馆,作为市文物保护单位,以纪念陈子壮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忠烈事迹。


相关附件

相关稿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文章关键词:
手机版
无障碍版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政务邮箱